没有丢脸,只有不知疲倦的追求

         我要改变策略,吸取教训。上一次我摒弃了“随和”、“好脾气”,这次我还要继续摒弃“矜持”、“内敛”、“脸皮薄”。

         综合以前的经验,和几次不堪回首的傻逼经历,我忽然意识到,所谓“内敛”的“真情”,不过是一个吓坏了的人躲在个人阴影里不出来的托词。或许,女人最不喜欢的就是这号人,最不喜欢的就是这号作风。一语不发,默默地暗恋,真他娘的磨叽,太不给力!女人本来就喜欢一个喋喋不休,围着她转的男人。即使他热情过头了,烦了厌了,骂跑了,还是希望他回来继续挨骂的。因为女人要的是围着她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他娘的咋那么贰呢,顾及什么面子啊,畏畏缩缩的,女人早就心凉了。要记住脸皮磨厚,百事可做!从此我要大胆说出我的要求,说出我想你,一会儿见不到你就不舒服。我有事没事都要骚扰你,即使你不耐烦地挂掉,我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丢人,在追女孩的过程中,世界上哪有丢脸这一说!进攻本身就是光荣,攻不下,攻不进也有荣耀。进攻本身就是胜利,败下阵来,也已经胜利在先。

         也许这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什么“深藏于心的真情”,只有热烈的追逐获得和黯然神伤的出局。

亲爱的南风生日快乐

        将要关机的时候,得知今晚搞了南风社更名十周年纪念晚会。可以想象你们的热闹,我只有盯着冰冷的屏幕羡慕的份儿。

        南风社创建37年,十年前更名,我很荣幸在更名第二年加入这个大集体,跟志同道合的朋友们涂鸦那段永恒的青春。光阴荏苒,虽然你们看我跟古董一样久远,然而我看你们还像昨天一样亲切。以前不变,以后也不会变。下一步我将以大叔的身份与尔等兄弟相称,不亦快哉!

       毕业以来,我始终保持对南风的关注,听到她的好消息依旧会手舞足蹈,谈起彼人彼事依旧滔滔不绝。多年来,这是我跟那段岁月维系沟通的重要途径。细想想,我们没有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,没有多少正经八百的成绩,我们有时搞活动甚至只是把自己哄得开心一些——然而这些弥足珍贵。它代表了我们青春的萌发,我们对理想不切实际的乱追,我们对美好愿景的畅想与悸动。

       我依旧能一口气说出一大串名字,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我,但我一直记得你们。兄弟,无论何时何地,当你闭眼想起锐气方刚的学弟,花姿招展的学妹围着展板,打开盛颜料的大箱子,拿出画笔构思,而你穿过凌乱而繁荣的海院买白纸,顺便想起忘了吃晚饭而转身买一个地摊大饼,那一刻,你就回到了青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2.4.16

血一滴一滴

       血一滴一滴,很多年没有流鼻血了。

       这个也正常,最近一段身体的状况便可以看出端倪。单身的生活已经逐渐摧毁了我的健康,饮食的不规律,睡眠的不足,懒惰,精神涣散,久坐不起地盯着屏幕,无休止的浏览新闻和打游戏,靠大瓶百事可乐里的咖啡因维持精力。不用透视检查,我就可以断定已经腰间盘突出。加上饮食作息紊乱,如今身体极度虚弱,精神竭力强撑。

      30岁不到,我却在壮年里哀叹病体。我他妈的怎么把生活过到这般山穷水尽。前几天听说,曹大将的脑神经衰弱又犯了,住进了医院。不但做不了文字工作,而且做不了一般工作。怎么搞得,当年的诗人,才子,这般山穷水尽。

      鲜红的血液一滴一滴倾泻,我毫不加阻挡,我看着它流出体外,仿佛看到烦恼在离我而去,虚弱在离我而去,一切的不如意在离我而去。流血总比流眼泪来得痛快。

      我想,坚决不能再为爱情的事上心,在确定关系之前。老男人伤不起啊。如果这次不成,我也绝不要把心情赔进去。拿真心去追求美好,绝不用真心换伤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