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爱的南风生日快乐

        将要关机的时候,得知今晚搞了南风社更名十周年纪念晚会。可以想象你们的热闹,我只有盯着冰冷的屏幕羡慕的份儿。

        南风社创建37年,十年前更名,我很荣幸在更名第二年加入这个大集体,跟志同道合的朋友们涂鸦那段永恒的青春。光阴荏苒,虽然你们看我跟古董一样久远,然而我看你们还像昨天一样亲切。以前不变,以后也不会变。下一步我将以大叔的身份与尔等兄弟相称,不亦快哉!

       毕业以来,我始终保持对南风的关注,听到她的好消息依旧会手舞足蹈,谈起彼人彼事依旧滔滔不绝。多年来,这是我跟那段岁月维系沟通的重要途径。细想想,我们没有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,没有多少正经八百的成绩,我们有时搞活动甚至只是把自己哄得开心一些——然而这些弥足珍贵。它代表了我们青春的萌发,我们对理想不切实际的乱追,我们对美好愿景的畅想与悸动。

       我依旧能一口气说出一大串名字,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我,但我一直记得你们。兄弟,无论何时何地,当你闭眼想起锐气方刚的学弟,花姿招展的学妹围着展板,打开盛颜料的大箱子,拿出画笔构思,而你穿过凌乱而繁荣的海院买白纸,顺便想起忘了吃晚饭而转身买一个地摊大饼,那一刻,你就回到了青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2.4.16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