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日忆刘向阳老师

今天小雨,坐在屋里不知怎么想起了师院,就输入域名访问了一下。接着又想到很多往事,看到校园新闻里刘向阳带南阳作家做客南风讲座。便搜索刘向阳,结果出来一篇: 吾师刘向阳,全文录下:  

 

吾师刘向阳 

 自钓鱼岛撞船事件以来,中日关系在外交和民间再次风生水起,突然间想起了一个人——我的老师刘向阳。 

 刘向阳是我读大学中文系是的一位老师,我平时与他交往不多,但对他印象却十分深刻,2005年中日关系以日本文部省的“历史教科书问题”和小泉参拜靖国神社为导火索,引发了全国性的“抗日”浪潮。三月的某个晚上,受我校中文系之邀“南阳作家群”中的几位(其中周同宾的散文集《皇天后土——99个农民说人生》于1998年获全国首届鲁迅文学奖优秀奖)来到我校做文学方面的讲座。那晚,文学粉丝们都早早赶到会场,整个会场人山人海。本次讲座由刘向阳(刘向阳,桐柏人,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中系,著有长篇小说《女人的坏男人的爱》、武侠小说《长髯刀客》、《李太白传奇》、《血与紫荆》、《血与青桐》等,曾发表诗歌、散文200余篇。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,信阳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。)主持,在作家们未到现场前,刘老师先是习惯性地脱掉外罩,裸露处那黑色的马甲和马甲下面白色的衬衫。在我的印象中,他的儒雅和风流之处,此动作和穿着便是明证之一。只见他用大拇指和食指轻轻地扶了扶金丝框眼镜,端起水杯,小呷一口,随即放下,扫视全场,突然他站了起来,情绪激昂地发表了关于“抵制日货”的随性演讲,全场不时掌声雷鸣,气氛热烈之极。我当时想,不惑之年的人了,依然愤青一个,殊为难得。

 2005年十二月的一天,我受师兄之邀一起和刘老师吃午饭。那天,我的师兄胡波(毕业后留母校做政治辅导员)、李刚(学生作家2003年发表长篇小说《爱我就要我》2006年《犁与刀——百年中日关系忧思录》毕业后升入复旦大学做日本问题研究)、郑献志(毕业后到信阳市委组织部工作)、赵伟拓(毕业后到开封五中任教)等早早就订了房间,等刘老师的到来。但左等右等就不见刘老师的踪影,打电话,无人接听,正焦急中,嫂子带着孩子来了,说刘老师途遇象棋高手对弈,连观两局,双方不分胜负,嫂子几经催促,可刘老师竟无反应,一气之下,嫂子便先带孩子赴约。

 大概又过了二十分钟,刘老师才行色匆匆面带微笑地入席,我们知道,刘老师又过了一把瘾了。师徒寒暄坐定后,刘老师先是品评了刚才高手的表现,然后又转到三国英雄谱,大段大段地背《三国》,论英雄。中间不时加入他的奇思妙悟。这时的刘老师是最可爱也是我们不肖弟子最喜爱最崇拜的刘老师,我们不时被刘老师的惊世之言、骇世之思、脱世之神所陶醉。不知怎的,话题又转到中日关系上来了。刘老师思想神游时的投入、专注、敏捷的思维反应、惊天地泣鬼神的言论、口若悬河、手舞足蹈的表达,无不震撼吾辈青年。

 本想等大学四年级时系统接受刘老师的教诲,可遗憾的是,刘老师已带子携妻前往广州大学开始他新的人生历程,呜呼,遗憾!呜呼,撼哉呀!但幸运的是我已有机会无数次亲眼目睹刘老师的风流仪态、倾听刘老师的经世之论、熏陶于刘老师的博学广思、钦佩于刘老师的澎湃激情。

 做为中文系的体育部长,一个忠情的篮球爱好者,我有幸常和刘老师共同挥汗于篮球场上。刘老师热爱篮球运动,对中文系篮球队的命运极其关心。每到一年一度的“谭山杯”男篮赛期间,他总是亲临现场指导。记得2004年,中文系男篮面临新老队员交替的困扰,要想再次卫冕冠军,困难比天大,为此,我也忧虑之极:总不至于中文系男篮的辉煌终结在我手上吧。很快,刘老师便不无忧虑地找到我分析当年卫冕面临的严峻挑战,军亮、鹏波等老队员忙于毕业去向没有时间接受系统的赛前训练,而新队员实力不强、经验不足。在刘老师的鼓励下我振作精神,想尽办法让老队员在关键比赛中献身压阵,组织新队员积极训练、以备不时之需。虽然这一年我们是以球队第四的名次杀进半决赛的,但我们却能在关键时候转败为胜、扭转乾坤,最后进入决赛和传统强队一绝雌雄雄,最终以一分的优势险胜对手。在胜利的那一刻,我们队员互相拥抱、泪洒疆场,不经意的一抬头,透过幸福的泪水,我看到刘老师从嘈杂的人群中转身离去的背影。

 刘老师因某政治事件的影响而一直怀才不遇、块垒于心、骨鲠在喉。但刘老师把他的这种情绪转化为创作的动力,源源不断地流出精神的雨露,滋润我等弟子的心田。他在个人创作之余,不忘提携新人。在他的指导下,2000级学生陈渐的长篇小说《大学桥》、2000级学生阎小蜂的长篇嬉噱小说《先生秀》、2003年李刚长篇小说《爱我就要我》、2004年火传陆的长篇小说《1983》,2006年李刚的《犁与刀——百年中日关系忧思录》先后出版问世,信阳师院中文系涌现的一批学生作家,被河南省作家协会主席张羽曾高兴的称之为“信阳师院作家群”。

 今思吾师,他那风流的仪表、高挑的身材、英俊的面庞、炯炯有神的眼睛、随时随地会陷入想象、思考之中的神态、对国家政治事件的关注、对后辈文学青年的帮助,他那郁结的内心块垒,他那洒脱、放荡不羁的文笔,他那渊博的知识、超人的记忆力、敏捷的思维、奇特的想象,无不令我神往、敬慕。

现附刘老师博客地址与博友共享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xiangyangleihe

  

  看了该博客域名“guopei0377”,乃知原来是02级中文的郭沛,学生会体育部长。他谈的那次讲座正是我们南风组织的信阳师院南风通讯社举办‘文学沙龙’”,由04级中文高单单和余海娟供稿。他谈的那次激动人心的篮球比赛我也知道,胡波上场,最后2分钟内进了两个球。还有我们当时的班主任张光锋(现任职于省政府办公室)班里的一个大个子,主力中锋,关键时刻贡献了两个3分球。最后文学院以1分绝杀强劲的对手,那是我所知的中文系男篮最后一次辉煌了。

  往事如烟,点开刘向阳老师的博客,居然近期还在更新。而我的博客早已荒草遍布。什么才是一个真正的作家?应该像刘老师这样持续写作的吧。

  言及于此,眼前突现老刘吐烟畅谈的模样,耳边又想起那慢条斯理的话音。南国多风景,奈何道途悬。何日能再访于府上,斟茶把酒,听老刘叙谈一回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2013.5.7

 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