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十而立

朝阳发邮件告诉我,域名又续费了,随着域名费一年一年,我这里也有点岁月的味道了。昨天,刘向阳老师自广州打来电话,他说电话簿满了,记了我两个号,所以就打来验证一下哪个有效。我的思绪迅速飞到2003年,我说刘老师,我上次还写了篇文章,雨日怀刘向阳老师。老刘听了很高兴,寄来我看。”2013年,十年光阴荏苒,而我,也已经30岁。

而立之年的生日过得十分萧条,在碌碌无暇的一天中悄然度过,来感叹都没有来得及,就像我现在的生活。日复一日,不需要什么价值,更枉论新鲜惊喜。现在我就像秋天的树,黄叶枯尽不吝惜,随风旋落任飘零,只是心中无视寒冬的风雪,自知这寒冬必然为新一个四季轮回所戳破,因此心中也无惋惜。我又像蒙眼的驴子,30年的悲欢起伏,已经磨练出一身将绕着磨桩子转圈当悠闲的贱本领,我已经不怕蒙上眼,抑或即使没有蒙,我仍然自动闭眼。眼睛不需要睁得太大,因为已不惧怕人生看得不清。过去的10年,至少有一半是失去的。嗟叹之余,唯有寄望下一个10年,不能再虚度光阴。

因为我已不再年轻。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